此时此刻的我,在战场上,思恋的都是你,

我在想,这个世界最无情的人,或许就是我吧,

杀敌一千多,伤人无数多,一点愧疚之心也没有,

不论好与坏,我都杀,为了就是让你能开心。

你知道我,我并不喜欢你,我是爱你。

我爱你,三个字,说尽三生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之苦,今生的缘分,

上辈子的情结,今生的回眸,来生的哭诉,我们就这样一直纠缠不得了。

碍………碍………

今生今世我们还可不可以再有爱……

若是还能有爱,那么,我到底会会爱谁?

你虐我千百遍,但我却爱你一直,

碍………”

“阡烨墨血,离皓晨。”龙九凰停止了歌声,看了一下阡烨墨血和离皓晨缓缓开口喊到。

“嗯?”

“嗯?”

龙九凰站起来,缓缓地说道:“开始吧,休息到此结束了。”

离皓晨和阡烨墨血顿时十分很无语地看了一下龙九凰,难不成刚刚那首歌不是在说什么吗而是在休息吗?这个小妮子,这个时候,居然唱歌来休息。

“诉说了心中的疼痛,此生不枉走了一次呀,唱的不错听吧1龙九凰大笑了几声,看了一下阡烨墨血和离皓晨。

这歌,不难听出龙九凰在诉说自己心中的痛苦。

一席红衣在空中摇曳着,通红的双眸,火红的长发,一的根泛着红光的魔烨棍,七个月大的肚子,眉间的一点朱砂却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或许,今天过了,明天依旧照常。但是此时此刻所放生的事情,即便是十年八年也不会忘记的。

对面的离皓晨依旧是一席白色金边外袍,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原本银色的长发变成了短发,或许剪掉了,曾经所发生的一点一滴也会随着剪掉的头发而离去,离皓晨身边的白老虎盘着,看着龙九凰等人。

“九九,你退下,让我来。”阡烨墨血看着离皓晨,又看了一下怀有身孕的龙九凰。

七个月大了,再过三个月,就能出世了,绝对绝对不能出什么事情的,九九,即便我去了,你也要活下来,我不允许你发生什么事情。

“在想什么?”顶着七个月的肚子,依旧如同王者一般站着,丝毫没有因为腹中的胎儿而褪去一身的霸气,反而增添了不少的霸气。

阡烨墨血拉过龙九凰的抚摸了一下,龙九凰的肚子,笑了笑,眼睛眯成月牙形,说道:“我在想,倘若我死了,你会不会为我掉一滴眼泪。”

龙九凰看了一下阡烨墨血,笑到:“不好意思,我这人啊,铁石心肠的很,落泪,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

如今的龙九凰已经快二十了,十八岁穿越到现在,还不到两年,却将一个原本如此活泼的人,变得如此的铁石心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离去,倘若换成了别人,试问有谁还能不为此悲伤落泪,说龙九凰不悲伤那是骗人的,伴随着自己十几年的五鬼却死的那么残忍。红谬为求白轩颜,两人双双落去无底洞;苏格格求龙九凰不惜跳去药鼎做药引;单亦绿为求龙九凰挺身而出,被白虎撕裂;单亦凰黄为了龙九凰被离皓晨打的魂魄尽失,五鬼的活泼永远消失在世间。红妆为了对抗万里家,被抽去手脚筋,魂魄被打散,钟芷儿打散自己道行也天涯随红妆右汐蓝为了无辜惨死的百姓,用自己的性命换去他们复活;阡烨欲金,用自己的身体打开了古门;魔烨为了龙九凰,与魔烨棍合二为一,永不分离;安灵溪为了唤醒龙九凰,也牺牲了自己,七星宿将自己的灵力化在一起传输给龙九凰,全部含笑入土;五龙珠和五龙珠守护神为随五鬼们而去。

曾经聚在一起,欢欢笑笑,发誓不离不弃,如今却只剩下了阡烨墨血和龙九凰两人,今日一战关系着妖界、人界和神界的安危。

十大阎罗王也找已经被离皓晨给收买了,苏格格一行人的魂魄就是十大阎王给打散的,如今的如今,早已经定下了结局。

“龙九凰,阡烨墨血,我的实力,你们知道,不要在做无谓的抵抗了。交出朱雀蛋,我就放了你们两人如何?”绿眸银短发,一脸邪魅的样子看着龙九凰和阡烨墨血。

龙九凰将阡烨墨血拉到身后,冰冷无感情地的语气说道:“你死我亡,早已经定局。”

龙九凰?

名字不错,有龙有凰,但是你太贪心了,要么做龙要么做凰,可是你真的太贪心了。

“我离皓晨永远不会按照规矩来的,定局?哼,本王说的话才是对的你说定局了,那么就由本王来打破这个局,如何?”

跨脚直接跃上白虎身上,离皓晨早就将死去的白虎给重生了。百鬼化为的三叉戟握在手中。三叉戟的三个骷髅头,有莫有样的,嘴巴张开含着不同的珠子,眼眶流着刺眼的鲜血。百鬼的鲜血,粘上一滴,疼痛难忍,并会腐蚀掉。

龙九凰的双眸一片通红,却看不出龙九凰的心思,红如血,看不破看不透。

红唇轻轻蠕动一下,“朱雀变。”

金光闪耀,龙九凰双脚离地,一席华丽的朱雀长裙出现,头顶一顶黄色朱雀冠,一络红樱垂与额中,遮住了眉间那点朱砂。龙九凰一转,长裙化为短裙,上身一件宽大的朱雀羽服,手上的魔烨棍也染上了一层金色。

“啧啧啧,朱雀变,果然就是好呀,越来越想让我征服了。”离皓晨坐在白虎上面,看着眼前这个曾经自己爱的要死的女人。

龙九凰并没有理会离皓晨说的话,拿着魔烨棍,直接朝着离皓晨飞奔过去了,龙九凰速度之快,肉眼根本看不到龙九凰此时此刻的身影。只能看到一道金光四处飞舞着,如同花丛中的蝴蝶,但却胜过蝴蝶千万倍。

“不过,龙九凰你知道吗?即便你的朱雀变再怎么厉害,在我眼中还不是那样如同粪土一般那么地垃圾。”离皓晨双眼闭上,耳朵微微动了一下,手指挥舞了一下,身下的白虎便立马知道了,快速地朝着离皓晨指的地方奔跑了过去。

“吼--”白虎大声地吼了一声。

该死的,这只白虎真是碍事的家伙。

龙九凰利用“朱雀变”的速度,快速地在离皓晨身边布局,但是其中一个地方居然被白虎给霸占了。这不用都知道那白虎上面的离皓晨群指使的了。

“龙九凰,你没有必要这样的,有本事就出来和我对打一番。”离皓晨坐在白虎身上,双手环胸,幸灾乐祸地看着龙九凰。

龙九凰停下了飞奔,直接落在阡烨墨血身边。

“九九,你不用勉强的,让我上。”阡烨墨血小心翼翼地搂着龙九凰的肩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