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在的,今天的天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甚至有点热。

衙门离聚雅楼不是很远,我们走路过去的。即便是不见一丝风的天气,任能见到热闹的街市,路边尽是小商贩的吆喝声,我听了不禁有些烦。

我们在聚雅楼的雅间坐下,点了些清淡的菜,也点了壶菊露。菊露,是一种很淡的清酒,度数不高,通常夏天会放在冰窖里,喝起来镇凉消暑,是夏季高官百姓不错的选择。虽然现在是秋季,但温度似乎还没缓得过神儿来,所以,还是有不少人会点。

我们在雅间里静静地喝茶等着,我和璎珞不是地聊着,萧染也时不时插上一两句,气氛还算和谐。

“本官对苏兄弟的本事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过奖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的萧染话里有话。

“先生,下去是要去张大人府上么?”大概是璎珞感觉到我的不耐烦,便开口道。

“嗯,去看看有什么线索。”

“那先生你可要当心了,那张大人家不一般。”虽然还是很平静的声音,但还是流露出一丝关怀。

我听了很吃惊:“哦?有多不一般?”萧染说特别,我还真没觉得什么,但像璎珞这样千年不变的扑克脸也说特别,那我真的就不能不惊讶了。

“听说那座宅子很阴森,里面的人也阴阴的,气氛很古怪。”璎珞是我教出来的,本人又比较冷,虽然离开我后也在萧染手底下做了几年事,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可毕竟不是在普通豪宅里长大的小姐,根本接受不了那种封闭古怪的气氛,所以,璎珞说那宅子怪,那就一定怪。

一旁的萧染听到璎珞用“阴森”来形容张超的府邸,不由得多看她两眼。

我们用过午饭,休息了一会儿,我和萧染就往张超的府上去了,璎珞则是一个人回衙门做别的事情。

这张大人的府和我所想象的不一样,庞大的建筑群,老旧的墙壁泛着黄,即使门面被装修得带着书香门第的感觉,却还是掩盖不了散发出来的浓浓的阴气,这让我想起了凡达恩的《豪宅杀人案》。我希望这案子别像《豪宅杀人案》一样,弄得大家都不愉快。

“你怎么没告诉我张大人家是个官府世家?!”

“有什么不对么?”

“大人,死者的家世背景也是破案的关键。”

我很无奈地看着地面,任由他去敲门。他到底知不知道,豪宅里是最容易死人的,死了人是最不容易破案的。当然,这话我没跟他说。

小厮把我们领进会客厅,只觉得原本在光明的地方,一下子进入了阴暗。我和萧染向里面主位上的老妇人打了个招呼,简要介绍了我的身份,我们便坐在了右面的最下手的位子。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顺带一句,这是我的习惯。上位的老妇人是这个家的主母,掌管着整座宅子。一见到她人,我都找不到一个词去形容她。大约四十来岁,头发盘得一丝不苟、整整齐齐,满头的步摇,却听不到半点叮当响。脸型很美,但似乎正受着病痛的折磨,不是很圆润,整张脸就一双雪亮的眼睛相当的夺目。深紫色的锦缎包裹着她那不算瘦弱的身体,双腿并拢,长长的裙摆半遮着深色面料的布鞋。相较脸,她的手倒是苍老得很,很像八十岁的人的手。老夫人的身边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应该是她的贴身婢女,长的很壮。再旁边的男人,就更引起我的注意了,整个人就如同从地狱里上来的一样。那个人应该是管家,也是四十来岁,长相很普通,头发一样梳的一丝不苟,一身的黑衣服也没有太多的折痕从骨子里透着阴冷。他低垂着头,却还是能看到一张冷漠的方脸。

再看看其他人,是一些张超的夫人们和子女,看得出除了正室夫人,其他人都不是大家闺秀出身,儿子女儿还年轻,不习惯严肃的规矩,眼珠总是在我和萧染之间偷偷乱瞟。

难怪连璎珞都说怪,这比《豪宅杀人案》中的格林家的气氛有过之无不及啊。

------题外话------

大家可以去看看凡达恩的《豪宅杀人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