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不热,也不冷。

这种气候,我很容易起得早。说句实在的,我是个工作狂,上班的日子,我都会按时按点的到班,兢兢业业,但其余的时候,我却非常喜欢睡懒觉。所以,今天是个例外。

今天的天气还真是舒服,太阳似戴了层面纱一样,淡淡地照在地上。我一手捧着本书,一手捏着杯子,悠闲地看着。忽然,见管家过来向我通报说,左丞相的小公子韩谷和朋友来拜访我,问我见不见。我抬眼看着门的地方,忽的垂下眼睑,说道:“见。”便继续看书了,只是这杯子是怎么也不想动了。

似乎感觉到有人来了,我便放下书,抬起眼,看着他们。忽然发现昨天的那位萧大人也在,虽然离得很远,但我任然能感觉到他脸上若有若无的笑。他们当中韩谷和那位萧大人步伐相对来说很悠闲,但有几个人似乎很,嗯,应该说是着急吧,脚步快得很明显,在一群人当中,很不协调。

韩谷一进来,就一屁股坐在离我最近的位子上,背靠在椅背上,左腿顺势搭在右腿上,俗称二郎腿。

韩谷,左丞相家的小公子,在外人眼里也是个纨绔公子,举止轻佻,不务正业,不求上进,为此,没少挨他父亲和大哥的揍。但他真实的身份,是和我一起从现在穿越过来的下属,他也是魂穿,我在六岁的时候找到他的。现在他的身份还是我的下属,我让他管理我名下所有产业的大小事务,也就是管家,他替我处理一些我不方便出面的事情。而现在,我们俩身份互换,他做幕后老板,当然,只是名义上的,我做总管,处理所有大小事务。一切,都是为了不让人察觉到我、韩谷和我名下产业的关系,并且,韩谷是我的总管的事,别人也是不知道的。

其他人见韩谷毫无顾忌地坐了下来,都微微一愣,但随即都向我作了个揖:“苏公子。”我捏着杯子,抿了口茶,抬眼道:“各位请坐吧。”待他们就坐后,就立即有下人端着托盘上来给他们倒茶。他们也不急着喝茶,有的眼睛瞄向韩谷和萧然,似乎在暗示他们开口。

可那萧大人愣是没有要说的意思,韩谷是更不可能“打头阵的”,只是好笑的喝着茶。最终,还是一个微显倦态的少年开了口。只见他站起来快速的作了个揖,恭敬的说:“苏公子,在下听闻公子才华出众,极擅长处理棘手案件,是以,在下恳请公子帮帮在下,在下必感激不尽。”说完,脸上也露出请求的表情。

我听后,捏起杯子,凉凉的开口道:“你既听说过我的本事,那你应该也听过我这个人脾气古怪吧?”我这句话,明显是不帮的意思。他也听出来了,便露出一副焦急又不知道怎么办的表情,憋了半天,也只挤出个“这”字。

我说完后,韩谷不露痕迹的笑了一下,我也直直的朝他看了一眼。

直到这时,才见那萧大人优雅的放下杯子,双眼带笑的看着我,道:“苏兄弟府上的茶还真是香。”

“萧大人想说什么?”

“苏兄弟明明才华横溢,为何不才尽其用呢?”那萧大人脸上看似很平静。

“萧大人此言差矣!这世上几乎所有的人都不会才尽其用的。”我对那萧大人的说法嗤之以鼻。

那萧大人佯装了然的样子,点了点头。在我和萧大人对话的时候,那少年就坐不住了,在等我们对完话后,又不死心得开了口:“苏公子,这事情对在下很重要,还请公子能施以援手。”

从那少年站起来的时候,我就已经不想听了,我将视线盯着韩谷,双眼溢着笑。心里得意着“小子誒,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韩谷是他们请来的说客,当然肯定是徐骥告诉他们的,说只要请上相府的小公子,这是儿就有望了。那为什么不见徐骥呢,因为我在这群人中见到他,肯定会骂他。我最讨厌麻烦了,更讨厌给我找麻烦的人!

韩谷似乎也感觉到我“不怀好意”了,很淡定地低下头,看着茶杯,道:“你们聊了半天,也没听你们聊到正事儿,苏公子当然不肯帮忙了。”笑着将头转向他们道:“说说吧,到底什么事?”我听后不由得挑了下眉。

其他人恍然大悟。那少年便又急急地向我说道:“苏公子,前些日子我的好友张超张兄弟被人杀了,至今官府查案毫无进展。”

“毫无进展?”我挑着眉看向那萧大人,萧大人也是一脸“友好”地看着我。我的目光始终不离那萧大人的脸,冷冷说道:“不是有萧大人么?”

“这,这案子连萧大人也没办法。所以,还请公子帮忙。”那少年说话的语气已经恳切得不能再恳切了。

我转移了目光,瞟了一眼茶杯,又瞟了一眼那些人,漫不经心道:“那也与在下无关,在下一介布衣,又是一介商贾,不想惹麻烦,各位,还是请回吧,送客。”我话音刚落,那请帮忙的少年的脸已急的变形了,可我愣是没同情他一下。

“苏兄弟能否再考虑一下,以苏兄弟的才能一定能破了此案。”是内个萧大人。我一声没吱,也没看他。韩谷知道我的脾气已经到极限了,再说下去,我就要发飙了。(这是韩谷经常形容我的)立马出声:“苏兄,能否请你帮这次的忙,这案子原本归是萧兄管,但这次被害的是朝中大臣,已捅到上面了,上面发话让萧兄三日之内一定要将犯人抓捕归案,否则萧兄就乌纱帽不保了。”韩谷虽说的“很仗义”的样子,但我还是能听出,他并不全是这意思。

“可你知道,我讨厌麻烦。尤其是朝廷和官府的麻烦。”

“这你不用担心,萧大人和许都督会替你大力好一切麻烦事的。”韩谷补充道。

“我只有两个要求。”我无奈的向萧然和那许都督说道:“第一,一切听我的。第二,不要向外界透露我的存在。”虽那萧大人和许都督不解,但我已不耐烦了,他们便点了头。韩谷萧着向我说了声谢啦,与他们一起出门了。

协议就此达成。

------题外话------

今天写得有点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