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水中也没有任何异常,仿佛就是一汪死水,但是有一点,那就是没有了之前的冰寒触感。

心中虽有疑问,却得不到答案,只得往她轰出来的通道往前走。

可是,还没有走出多远,就在一片墨绿色藤蔓中,发现了一个洞府。

绝对是一个人类居住的洞府,而不是山洞,因为这个洞府被修建得很别致,洞口石壁上,雕刻了两只奇怪的图腾,而洞口也布置了阵法。

看洞外丛生的藤蔓,想必这洞府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出没了,可是她依然走了过去。

洞口的阵法不知道是失效了还是对人并没有阻挡,她直接走了进去。

往里走,是一个数丈长得山石通道,通道的尽头,竟然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园子。

有石

室三两间,大门紧闭,几方良田里面种着灵谷灵菜,似乎都处于丰收的状态,几个瓜果棚,紫葡萄熟透了,青瓜和葫芦藤缠绕,七彩葫芦间可以看到一根根两指粗细的青瓜,一端还带着谢了的花。

葡萄架下,是一张石桌,两个石凳,纤尘不染。

这里似乎是一个很普通的农家小院,干净整洁,欣欣向荣,可是四周看了一番,叶浅夕却总觉得这里没有人气。

如此普通的地方,灵谷、灵菜、灵果都是处于成熟状态,可是这让叶浅夕觉得,好像有很多年很多年没有人出没了。

这样的感觉,让叶浅夕觉得毛骨悚然,诡异,万分诡异。

“请问有人吗?”她礼貌的问了问,并没有铺展神识。

自然无人回答。

她走向一间石室,伸手去推,轻松的推开了,这是一间厨房,锅里似乎还在熬着粥,灶里柴火燃得正旺,一口水缸,从屋外接进来的捡水的水筒还在滴水,可是屋内却没有人。

推开第二件石室,这是一间起居室,床榻上,被褥叠得很整齐,一张木桌上,摆着一个茶壶和两个杯子,茶壶中热水还在冒烟,好像是才煮好的茶水,而屋内,同样没有人。

走向最后一间石室,她伸手,同样很轻松的就推开了,入目却变得不一样。

这间石室很大,一眼似乎望不到尽头。

屋内光线很昏暗,有几个散乱的蒲团扔在地上,远处有一排书架,旁边是一张书案,而书案之上,竟然趴着一个人。

一个看似活人,却毫无生气的人。

叶浅夕大惊,她一步一步的走进去,走近书案,靠近那个人。

她仿佛感觉到岁月在流失,那个人,好像结束了生命上千年了,可是为何他依然完好。

走近了,越来越近。

当她站到那个人面前时。

书案上,原本趴着的人,突然抬起头来……

“啊……”叶浅夕吓得退后一步,脸色惨白。

那个人,眼神空洞,面无表情,是一个中年男子,眉目刚毅,看不透修为,应该不是一个凡俗之人。

正当叶浅夕惊诧万分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五官完好的中年男子突然急速变化,五官渐渐扭曲,然后腐烂,变成了白骨,最后化作了烟尘……

一切都在数息之间,一阵风过,好似刚刚那个中年男子根本没有存在过一般。

怎么会这样?

叶浅夕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跳加快,她不是没有杀过人,可是看到一个奇怪的人突然没了,心里总觉得毛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