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的赤星大陆,西北大片土地上,朝云国,国都凤城,贺鲁郡王府,一座清冷却雅致的院子,在寂寥的寒风中静静安卧。

“还不快滚开!你个臭丫头,连皇上的亲侄女—盛华郡主也敢拦!”叫嚷着打破了一院清静的,是一位年轻貌美、袅袅婷婷的黄衫女子。她披着一件粉黄色及地狐裘披风,满头钗饰,一身珠光宝气。

同样一身珠光宝气却着一袭翠烟衫,披着雪白狐裘的一位娇俏美女静静立于她身侧,丹凤眼的双目冷冷看着跪在眼前的一名暗红色衣裳的容颜清秀的姑娘。

“盛华郡主,江小姐,焰心说过了,我家小姐昨儿个生了大病,至今昏迷不醒,恐招待不周,二位还是请回吧。”

“瞧瞧,郡主,这臭丫头还敢这么理直气壮!看来今天不治治她是不行了!”江晓宁说着就要唤身后的奴才掌那丫头的嘴。

慕盛华扬手拦住。

“你就是焰心?本郡主听说,近几个月,你这奴婢很受贺鲁红枫世子的喜爱呢,而且看在你的面子上,他还派人将这原本破败不堪的小院子修理得有模有样。但贺鲁伊雪自始至终不讨他两个哥哥的喜啊!怎么,焰心,有没有兴趣到本郡主身边来?像你这么水灵聪慧的姑娘,若是跟错了主子,岂不可惜?”

“焰心多谢郡主垂怜。但焰心自小在小姐身边,不是说弃就弃的,还请郡主体谅。”

“哦?你确定?或许你可以考虑一下。”慕盛华并没罢休,耐心引着她,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还请郡主莫要为难焰心,焰心感激不尽。”焰心神情坚定,虽是跪着,却不卑不亢,语气平淡,带着无尽的冷漠。

“啪!”

眨眼间,焰心细嫩的脸蛋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打人的,是江晓宁。“贱婢!盛华郡主的情你也敢不领!也不瞧瞧自己什么德性!”

“谁让你打她了?”慕盛华转头瞪着江晓宁,美眸冷然。

江晓宁微惊,瞬时惶恐,垂头小心翼翼道:“是,晓宁知错。”

慕盛华回过头去继续认真对焰心说道:“焰心,本郡主不是为难你,本郡主还可以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她又抬头看看天色,“今日时辰也不早了,看样子贺鲁伊雪确实不方便。晓宁,我们回吧。”

江晓宁愣了愣神,心有不甘,想着本来是来看看贺鲁伊雪究竟死了没有的,结果什么也没看到,还被一个丫头拦在门外!但是见慕盛华已慢慢走远,只好悻悻然跟上,一行人很快出了院子。

焰心稳稳站起身,面色淡然,看也不看远去的她们,转身推门进屋。

却在刹那间瞥见一抹艳丽清冷的背影静静立于床前。

“小姐!你醒啦?”焰心面露喜色,呼啦靠近,作势就要去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