耒阳城头,秀有孙字的旗帜整齐的排列着,耒阳城门终究被长沙军夺取,并且关闭,城头上,面对桂阳军的数次猛扑,长沙军毫不畏惧,一次次将他们杀退。

战争在长沙军站稳耒阳后,渐渐结束了。

一队队士兵,一批批青壮开始清理尸体,整理城头,运送滚木雷石,巩固城防。

在血煞军的中军大帐里,郎中仔细给孙策包扎伤口,虽然弓箭刺得并不深,但是伤口红肿,还是需要好好静养一阵子。

可是大战在即,孙策又怎么能安心静养,他打发走郎中后,又重新披上了银甲,这时候,韩当也来到了大帐,见到孙策的第一眼,韩当已忍不住夸赞他几句:“大郎,你做的很好,很棒。”

“呵呵,韩伯父谬赞了。”

“因为你的执着,因为你的不退缩,耒阳城,最终被我们占领,不过,接下来的恶战,恐怕不可避免呀。”韩当叹道。

“也未必,我推算时间,估计父亲这会,应该已经快到宁安县了,杜涛把大部分兵力集结在耒阳,宁安县必然没有防备,估计用不了多久,南面的警号就会传到杜涛耳朵里,他逃还来不及呢。”孙策冷冷一笑。

孙策的分析很有道理,韩当不由自主的点点头,这时,有人来报:“将军,敌军又攻城了。”

孙策也同时起身,准备一起离去,韩当却一把按住孙策:“你好好养伤,别的你先别管,血煞军这次死伤太多,你必须好好整顿一下,否则,这样残破的军队,接下来是无法参加更多的大战的。”

孙策别无选择,只能点点头:“韩伯父放心,血煞军即便只有一千人,也一样可以爆发一万人的战斗力。”

……

洛阳城自从被董卓袭去以后,乱局纷扰,先是丁原发兵讨伐董卓,爱将吕布无人能敌,董卓心中忧虑不堪,多次派将与战,皆败下阵来。

万般无奈下,董卓只能暂避丁原的锋芒,从长计议。

虎贲中郎将李肃,与吕布是同乡,劝董卓拿出诚意,用金银珠宝,赤兔马贿赂吕布,必然能够劝说吕布投降,董卓乃舍弃爱马,让李肃去会会吕布。

果然,吕布见到财宝,良驹,立刻心动,当夜杀死丁原,收拢并州军残部,投靠了董卓。

董卓自此,在洛阳的根基更佳稳固,他还多次使用手段,让凉州军夜晚悄悄出城,白天在重整旗鼓入城,好似凉州军源源不断驰援洛阳一般,使得洛阳人心更加浮躁,没有人再敢触及吕布的眉头。

吕布用雷霆手段,欺压群臣,自封国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实这时候,董卓已经是实质性的皇帝了。

每天夜里,董卓都会在宫中搜寻美女,带回去享乐。

而后,董卓又逼走袁绍,使得袁绍逃离洛阳,去了河北,为了稳住袁绍,董卓被迫封袁绍为渤海太守,邟乡侯。

随后,王允,曹操等人密谋,想要刺杀董卓,曹操索取王筠的七星宝刀,趁着董卓对自己的信任,混入相府,但是没有得手,曹操寻找借口,逃离洛阳,自此,归乡招兵,准备再起大事,诛杀董卓。

天下汹汹,各镇诸侯对董卓恨之入骨,杀之而后快。

桂阳郡的军情,也进入了另一个高度,在杜涛停留耒阳,猛扑近半个月,始终无法突入城中时,南面,孙坚已经攻下汉宁县,并且,翻山越岭,长途跋涉,攻下了桂阳军南面的曲江,临武等地,警号连连,促使杜涛不敢再逗留耒阳一线,不得不被迫收兵。

可是此时的桂阳军,经过一个多月的奋战,已经士气低迷,伤亡惨重,还有很多伤兵,杜涛根本顾及不上,只能暂且抛弃,带着精锐部队,回守林县。

而从零陵郡发兵的程普军,已经过境作战,拿下了桂阳郡的南平县,从南平到林县,仅有数百里路,不过山路居多,必须绕行,这样,也无形中拉长了战争的时间。

大概在年底的时候,讨董联盟的风波波及到中原每一寸土地,这时候,曹操已经召集了两万余人,其族兄族弟,夏侯家的两兄弟纷纷前来支持,还有很多文臣武将相继投入曹操阵营。

曹操假命圣旨,号召四方,讨伐董卓,清君侧,光复大汉江山,虽然各镇诸侯相继响应,可是,还有很多地方,还没有收到消息,更重要一点,真正为了大汉江山的,根本没有几人,很多人,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参与的联盟。

这时候的长沙军和桂阳军,已经鏖战在林县城下。

孙家军三路兵马会合,人数多达叁万伍仟余人,声势浩大,四面围城,攻城器械准备的也非常充足,沿着耒河,源源不断的战略物资和粮草辎重送往前线。

孙策此时的伤,也好了很多,他带着血煞军,冲杀在最前线,多次猛扑城池,虽然好几次都差一点就能拿下林县,可是,杜涛已经抱着誓死一战的决心,又好几次,把长沙军杀出城头。

彼此拉锯,这时候,中军大帐里,已经收到了来自曹操发来的讨董檄文。

去,还是不去,这让孙坚很犯难。

刚刚从酃县赶来的吴景看过檄文后,果断建议,应该北伐。

无论从名声上,还是利益上,都对孙家有利,也有反对的,认为,汉朝廷若因为讨董联盟而恢复元气,那么,长沙军也会就此受到打压,得不偿失。

可是,如果不参与,又会北上背主的名声,给人以口实,况且,若讨董联盟胜利了,少了孙家,孙家一样会遭到报复。

不如一战。

孙策也认为,值得一战。

众人渐渐打定主意,但是林县,必须拿下,平复桂阳,才能北上。

孙坚立刻下令,调集三万大军猛扑林县,林县不克,战火不息。

就在孙坚四面围城,猛攻林县的第二天,武陵太守曹寅送来了一封私信,还附赠一封荆州刺史王睿写给他的信,孙坚打开一阅,曹寅明言,王睿想要买通他,让他兵进零陵郡,夺下零陵郡,可让他监管零陵郡。

王睿甚至已经开始部署,想要暗杀孙坚,取代他在长沙郡的位置。

这让孙坚恼怒不止,恰巧孙坚大发雷霆的时候,孙大盘匆匆赶来,告知孙坚,血煞军已经突破东门,胜利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