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给你了。”李渐鸿答道,“好好照顾他。”

“武独?”段岭把武独摇醒,马车停了下来,他们刚出秦岭,回程走得比来时要慢许多,第一夜停在京畿路的分岔口处,于江边暂栖。

江边有一客栈,武独睡醒的那一瞬间,像是忘了他的整个世界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革。

“做了个梦。”武独打了个呵欠,被段岭枕得手臂发麻,拍拍段岭,示意他快点从自己身上起来。

段岭见武独似乎恢复正常了,便收拾东西,准备下去住店,又问:“什么梦?”

“梦见了先帝——”武独瞬间哑然,想起来了。

段岭:“……”

武独:“……”

“梦见我爹了?”段岭问。

武独答道:“让我照顾好你。”

武独又开始意识到,面前这人是南陈真正的太子,虽然他的身份得不到朝廷的承认,甚至被人冒充,但他是眼下唯一的李家血脉。

两人如常去投店,段岭伺候着武独,武独十分惶恐,几次要起身,却被段岭按下。段岭先是牵着奔霄到后院去安顿,再吩咐把晚饭送到房中,两人对坐,于一张矮案两侧用晚饭。

武独左手包着绷带,不能端碗,右手拿着筷子,段岭问:“喂你吃吗?”

“不不。”武独忙道,“我自己来。”

段岭夹着菜,喂了他一口,武独那表情,实在是不知所措。

“你和我。”段岭想了想,说,“嗯……还是照旧,武独,从前你说我薄情,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电光一瞬,武独突然就明白了,段岭是背负着多大的责任,以及冒了多大的风险,才相信了自己,因为一旦有任何人知道此事,都极有可能为他引来杀身之祸。

“我会保护好你的。”武独说,“你不会再有任何危险,再没有任何人能伤害你了。”

段岭十分感动,他知道武独不会出卖自己,却没想到他如此坚决,且毫无余地。

又是短暂的沉默后,武独食不下咽,放下筷子,又问:“那,咱们以后怎么打算?”

“以后吗?”段岭想了想,说,“你说了算,今天答应你的,还是一样,你不成家,咱们以后就……”

“我是说。”武独认真答道,“要怎么回朝?”

“你见过现在的太子吗?”段岭说,“我没有任何东西能证实身份,我长得像我娘,不大像我爹,太子的长相是怎么瞒过……”

“他就是蔡家的孩子。”武独这一生只有那天,自己挥剑朝向蔡闫时,乌洛侯穆的反应令他十分不解,然而这持续了七年多的疑惑,终于在此时此刻,得到了段岭的亲自解答。

于是所有想不通的事情,就都有了确切的答案。

“哦,原来是蔡闫吗?”段岭答道,“果然是他。”

段岭心中涌起惆怅与悲伤,但他已隐约猜到了,只因上京逃亡后,就再也没有蔡闫的消息,那天从鲜卑山的村里逃脱,按道理蔡闫是成功了。而后郎俊侠说不定也去找了自己,直到带着“太子”回朝,也只有跟随父亲学过山河剑法,见过他的蔡闫能冒充得了。

武独眉头拧了起来,段岭又说:“他和我爹长得也不像啊。”

“见到他,你就知道了。”武独说,“乌洛侯穆一定用草药与小刀改过了他的容貌,眉毛、眼角与唇线,与先帝确实有一点像。”

武独认真地端详段岭,说:“你长得比他好看多了。”

段岭却在想蔡闫的事,心里有点烦躁,点了点头,武独又说:“只不知四王爷……不,陛下他认得你不?”

段岭答道:“很难说,赌一把么?你能带我去见他?”

武独点头,说:“真要求见不难,可你得想好,见到他面后,如何说,如何做,能让他信你。那假货回朝时,四王爷还让我们依次看过,我只记得在名堂时见过那厮,一时阴错阳差,便点了头。”

说到此处,武独又十分愧疚,眉头深锁,用受伤的一手猛捶桌子发泄,段岭生怕又让他于心不安,忙道:“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怎么想得到有人冒充我?”

“咱们慢慢地,再从长计议吧。”段岭答道。

武独点点头,撑着起来,要去收拾,段岭忙让他上床去,说:“我来,你有伤在身。”

武独一直看着段岭,目光随着他跟到西,又跟到东,段岭知道武独一时半会儿还很难接受这个现实,先前武独居然就这么接受了也令他有点惊讶。但武独没有太怀疑他,感觉反而才是最真实的。

武独跟随他爹,不过是短短的几天时间,他努力地观察段岭,但其实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已经没有多大的怀疑,段岭收拾完,依旧躺上床去,睡在武独的身边,兴高采烈地拉上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武独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蓦然看着段岭,似乎在考虑自己该不该滚到床底下去睡,段岭却拉起他的手,依旧枕在他的手臂上,心想把包袱扔给了武独简直是一身轻松,可以睡觉了。

“你知道吗?”段岭朝武独说。

武独:“……”

武独说“是”太正式,“嗯?”又显得太敷衍,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到现在还没想清楚,是太子的私人侍卫,还是先帝的托孤大臣?

“爹去世后的这一年里。”段岭笑着朝武独说,“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高兴,感觉是又活过来了。”

段岭一笑起来,就像那年初春,武独刚下山,到江州的那一天,整个江州所有的桃花都飘飞了起来,那阵风恍若是等着他前来,世间盛景,亦像是一张幕布,为他而打开。

武独在那一刻,只想把这世上最好的都给他,可自己什么都没有。

“我……我的手伤了。”他想了又想,最后忐忑地说,“不然吹首曲子给你听。”

“嗯。”段岭答道,闭上了眼,枕在武独的肩上,困倦地入梦,快睡着前说:“以后吧,来日方长,我睡了,好困。”

段岭带着笑,进入了梦乡。